gjc>|肚才、戏囡儿…这位散文圣手笔下的温州方言你认识多少?

 作為溫籍文學大家,琦君寫得最好最多的,是懷鄉思親的散文〖常德亚博第一中学年报〗。她在《煙愁》後記中寫道“像樹木花草似的,誰能沒有根呢?我常常想,我若能忘掉親人師友,忘掉童年,忘掉故鄉,我若能不再哭,我寧願擱下筆,此生永不再寫”,這種濃烈的“鄉愁”情[感 的英 文:sense],常常得力於獨特的溫州方言來烘托渲染。

 

 

獨特有[創意 的拚音:chuànɡ yì]的名詞

肚才,文才。《燈影舊情懷》:“阿標叔是我家的老工友,是父親部隊裏退下來的。他和種田的長工身份不太一樣,總是顯出很有肚才的樣子,常常[出口 的拚音:chū kǒu]成文,說話成語很多。”

外路腔,外地腔調。《餐桌上的無聲》:“尤其使我心驚膽戰的是坐在對麵的杭州人二媽,她講的話外路腔我聽不大懂■常德亚博第一中学军工城■。”《三劃阿王》:“小春,你是個好孩子,你長大以後,要上外路(外路就是到大都市或省會)去讀好了書,回家鄉來作一番事業,這[世界 的英 文:world]不太公平,[許多 的英 文:many]好人在受著苦,你若是有力量,[記住 的英 文:remember]要為好人多做些事。”

白眼字,農村裏對讀錯字,寫錯別字的人稱白眼字先生。《橋頭阿公》:“外公也摸著胡須誇他:‘你到底是認得幾個白眼字的橋頭公,不像我這個隻會啃番薯的山頭公。’”(白眼字是我家鄉的土話,認得很少字的意思。)

 

 

琦君文學館裏的琦君塑像。

番人,洋人。《哈背牛年》:“小[時候 的英 文:When]在鄉間,有一年正月初一,我的阿庵小叔,提了個大紅紙包,來給我母親拜年。高聲喊道:‘大嫂,哈背牛年。’母親[立刻 的拚音:lì kè]說:‘大年初一的,講吉利話呀,什麽哈背哈背的?’小叔說:‘這是番人話([英文 的拚音:yīng wén])呀,天主堂的白[姑娘 的英 文:你的大姨媽掉了]教我的,“哈背”就是快樂的意思。“牛年”就是新年,“哈背牛年”就是快樂新年。正好今年是牛年,您說多巧呀?’母親高興地說:‘白姑娘也教過我幾個番人字,我記得‘牛’叫‘靠’,怎麽[輪到 的英 文:up]牛年,[中國 的拚音:zhōng guó]話和番人話是一樣的聲音呢?’”

接力,也叫支力,中餐到晚餐中間的點心。《老鍾與我》:“(阿榮伯)嘴裏咕嚕咕嚕地念著:‘日頭曬到走廊上囉,該給田裏送接力(點心)囉。’”

灰湯粽,用稻草灰淋出來的水煮的粽。《粽子裏的鄉愁》:“我最最[喜歡 的英 文:enjoy]吃的是灰湯粽。那是用早稻草燒成灰,鋪在白布上,拿開水一衝,滴下的熱湯呈灰褐色,內含大量的堿。把包好的白米粽浸泡灰湯中一段時間([大約 的英 文:about]一夜晚吧),提出來煮熟,就是淺[咖啡 的拚音:kā fēi]色帶堿味的灰湯粽。”

姑公爺,爺爺的姊妹夫。《母親的手藝·繡花》:“姑公爺(家鄉對姑祖父的稱呼)去世得太早,他們結婚不到十年,姑婆才二十多歲的少婦就守了寡,守著幾畝薄田,把一男二女撫養成人。”

戲囡兒,戲子。《看戲》:“我家鄉話稱演戲的,不論男女,都叫‘戲囡兒’,大概是供人取樂的意思。”

蓬包,或稱紙蓬包。舊時農村拜年禮包。《[春節 的英 文:Chinese New Year]憶兒時·拜年》:“初二[開始 的英 文:appeared]拜年。這是我的一項[重要 的拚音:zhòng yào]任務。每回[都是 的英 文:All are]阿榮伯提著滿籃的大紅蓬包——紅紙襯著粗草紙,包成長七寸寬五寸梯形的紙包,包的是紅棗、蓮子、桂圓、鬆糖等,種類分量各有不同,看對象的尊卑、親疏決定。”

五天年,舊時正月初一至初五,五天都像過年一樣熱鬧,稱五天年。《春節憶兒時·迎神提燈》:“五天年滿了,隻隔一天,又掀起第二個高潮,那就是初七初八兩天的迎神和廟戲。”

月光餅,[一種 的英 文:one]寸頭較大的月餅。《月光餅》:“月光餅[也許 的拚音:yě xǔ]是我故鄉特有的一種月餅。每到中秋,家家戶戶及商店,都用紅絲帶穿了一個比臉盆還大的月光餅,掛在屋簷下。廊前擺上糖果,點起香燭,和天空的一輪明月,相映成趣。月光餅做得很薄,當中央上一層稀少的紅糖,麵上撒著密密的芝麻。”

生動的形容詞、副詞、動詞等

爽顯爽,很爽,非常爽。《燈影舊情懷》:“每回地方上舉行什麽大典,或是左鄰右舍辦喜事,我就會蹦得半天高地喊:‘我真爽顯爽,我爽得都要爆裂開[來了 的拚音:lai l]!’‘爽’是我家鄉話‘快樂’的意思,‘爽顯爽’就是‘快樂得不得了’啦。”

大約模子,大概。《春酒》:“人家問她每種材料要放多少,她總是笑眯眯地說:‘大約模子差不多就行了,我也沒有一定分量的。’”

順手邊、隻手邊,右手邊、左手邊。《哈背牛年》:“我的[老師 的拚音:lǎo shī]是個有新腦筋的人物,他從城裏買來一隻溫[度 的拚音: dù]計,掛在走廊柱子上。母親走過來、走過去,總要眯起近視眼貼上去看半天,嘴裏念著:‘順(右)手邊這個上下的下字叫做“阿福”(F),隻(左)手邊那個鉤鉤叫做“阿西”(C),當中這條燈草心似的,看也看不清楚。這一橫一橫的是多少度呀?’我說:‘媽媽,那個鉤鉤念“西”,不是“阿西”。”阿榮伯伯大笑說:’[不要 的拚音:bù yào]去看那些番人字,阿伯伯(阿拉伯)字的風水表(寒暑表)那有什麽用?’”

老健,一般稱讚老年人身體健壯。《因病得閑》:“我家鄉常說‘老健老健’。老者必健,這當然指的是勞力而非勞心,但適度的勞心也是養心之一法。”

 

 

甌海瞿溪的琦君文學館。

倒賬,虧本。《倒賬》:“更何況[我們 的英 文:we]這次的倒賬,換得的是[金錢 的拚音:jīn qián]所買不到的欣慰。”

抽爽煙,偶然為之,不上癮。《簫琴公》:“阿庵小叔卻滿不在乎地說:‘你放心,大哥不會趕你走的。大哥[自己 的英 文:his]也抽的呀。’哥哥馬上反駁道:‘爸爸並不真正抽,媽媽說有客人來時才陪他們抽一筒,這叫做“抽爽煙”。是沒有癮的。’”

當年初,也叫早年初。《母親的手藝·玫瑰露》:“後來我看了《紅樓夢》的‘玫瑰露’‘茯苓霜’,高興地[告訴 的英 文:tell]母親,她笑眯眯地說:‘當年初(家鄉話[從前 的拚音:cóng qián]的意思)的女人家真能幹,哪像我隻會拿切菜刀呢?’”

蘊含道理的俚語諺語

內行人看正本,外行人老早坐著等。《燈影舊情懷》:“這時前麵的三出已演過,開始上正本了。阿標叔說:‘內行人看正本,外行人老早坐著等。’”

兩斤半的狐狸銜著三斤半的雞。《香菇蒂》:小花說:“抱得動,媽媽說我兩斤半的狐狸銜著三斤半的雞。媽媽邊做事邊看著我們笑,我們好開心啊!”

雨帶雪,落到明年二三月。《春雪·梅花》:“看天空中絲絲細雨,漸漸夾雜著小朵雪花,我就喃喃地念起家鄉諺語來:‘雨帶雪,落到明年二三月。’”

一個人吹簫,一個人捺窟。《捺窟》:“我的孩子做起事來馬馬虎虎,還邊做邊喊:‘媽媽,快來幫我一下忙。’我就會笑罵:‘你呀!一個人吹簫,還得一個人替你捺窟。’這話是什麽意思呢?原來這是我家鄉的一句土話,‘捺窟’就是‘按孔’的意思。一個人吹簫,還得一個人按孔,就表示一件[工作 的英 文:work]原應一個人做的,卻要人幫忙,就是笑這個人太懶惰,依賴性太重。”

要飽早上飽,要好祖上好。《母親》:“‘要飽早上飽,要好祖上好。’她一定也要我吃一大碗飯。”

有福不會享,有被子蓋蚊帳。《媽媽的菜》:“母親常生氣地說:‘你這孩子,真是有福不會享,有被子蓋蚊帳,媽媽吃的都是剩菜呀。’”

一代管一代,茄子拔了種芥菜。原意是農作術語,種芥菜和種茄子沒關係,借指一代人有一代人事業。《母親節禮物》:“我母親在我少女時代,就對我說:‘一代管一代,茄子拔了種芥菜。你現在年紀還小,還戀著母親,再長大一點,你就不在乎了。’”


な.肚才、戏囡儿…这位散文圣手笔下的温州方言你认识多少? な.说说平湖自己的大学 な.修钟表:摆弄时间的艺术 对手表的钟爱一如当初 な.温州制造提供机车组动力“心脏” な.日常生活中非遗之美 な.百步桥的道路该整顿了 な.永嘉新村发展“换挡提速”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点击数:】 【字体: 】 【打印文章
sitemap.xml